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給孩子犯錯的權利



十多年來,我站在創業生態圈的第一現場,觀察、參與、協助或親身投入創業。最大的心得是,創業最難的不是遭遇挫折、面對挑戰,而是如何正確而快速地決策,選擇什麼是該放棄的,什麼又是該堅持的。

這些選擇的智慧與堅持的勇氣,部分來自創業者的天生氣質,但更多時候,源自於成長經驗、學習歷程,以及成年後實習、就業或創業的經歷。

人生幾乎每一個時刻都面臨抉擇,我們也都時常會犯錯。抉擇的事情跟犯錯的代價有大有小,但因為每個人的家庭環境與各樣經歷,對於犯錯態度與修正能力的養成都不相同,也就造就了不同的價值觀與發展可能性。

創業未必適合每一個人,但犯錯卻是人人都會遭遇的。犯錯之後如何面對、如何停損、如何修正、如何與其他人溝通,爭取資源跟機會,都是我們應該為自己跟孩子培養的經驗與能力。

最近舉辦幾場實驗教育相關的講座,除了增加自己跟參與家長們對體制外學習方式的資訊與經驗,也在跟幾位教育創新先行者的對話中,包括自學教父陳怡光、無界塾創辦人葉丙成教授等,獲得啟發。

在一切都加速翻轉的年代,我們幾乎無法判斷孩子未來適合什麼行業、擔任什麼角色,也因此在孩子成長過程中,父母能給的最好禮物,是讓他們犯錯的權利。

不讓孩子犯錯,就是讓他們失去了探索世界、認識自己的機會與能力。此外,犯錯趁早,成本才小。越是避免孩子摔跤或失敗,將來的傷痛就越嚴重、復原期就越長。

身為父母,我們總希望給孩子安全的環境。但隨著環境變動、孩子長大,安全感是透過冒險、衝突挫敗中學到的判斷力,還是循規蹈矩、少做少錯累積出的服從性?我們能給的是安適的環境、明確的規則,還是嘗試的自由與失敗的勇氣?

沒有絕對正確的答案,但我知道的是,人類正面臨在史上最變動、最難預測的進步週期,還有逐步逼近的奇點降臨(人工智慧超越人類的時刻)。適者生存、強者為尊,無論是要讓孩子當蟑螂還是野狼,唯有充分的探索才懂得選擇,也唯有自己選擇的才能負責。

如果我們希望教出對自己、對世界負責的個體,能面對變動、快速適應的新物種,一切從讓孩子犯錯開始。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登於今周刊1084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
延伸閱讀: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環保能,運動一定也能



剛剛落幕的世大運,在各國選手的同場競技、台灣代表隊的出色表現,以及志工與觀眾的熱情參與下,相信對台北市民與全台灣,都帶來一次難得的運動饗宴。但除了下場比賽與場外觀賞,運動該如何走進每個人的生活?

如同我們把健康交給醫院、學習交給學校、藝術交給博物館一般,運動在台灣,彷彿也只能在球場、操場等特定場地。但唯有把健康、學習、藝術跟運動都融入人民生活,才算進步而幸福的國家。

這些生活要素要形成規律或建立文化,簡單來說,要透過環境與行為的設計。而在思考如何讓運動走入生活前,我們或許可以想想,有哪些事情在台灣已行之有年,並且成為多數人都遵循的態度或習慣。

舉例來說,垃圾分類與資源回收,就是一個我們已經養成的習慣。但還記得三十年前,垃圾既無法減量、更缺乏分類,當時的垃圾掩埋問題還引發不少次鄉鎮大戰。

但今日,無論是第一次來到台灣的外國旅客,或者是出國旅遊的台灣人,都一定能感受到,相較於許多國家,台灣社會在環保意識與行為上,已經是國際的前段班。

我們是如何從一個曾經有垃圾大戰的地方,成為習慣垃圾分類的社會呢?除了從大街小巷、校園到便利商店的分類垃圾桶,以及隨袋徵收的垃圾袋政策、分類收集與處理的垃圾車與產業鏈,資源回收行為與環保意識已從家庭、學校、企業到每個角落,普及而深植人心。

但一切也並非來得如此容易,在全民環保行為的進化過程中,每一步也都歷經習慣改變的痛苦,但在政策、環境、教育、個人與組織誘因等多重設計下,我們才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樣貌。

運動的普及與實踐,也該跟環保一樣。只要從環境、流程、政策、教育、個人與組織行為下手,我們就能把運動置入生活、走入社區

環保能,運動一定也能。關鍵是我們是否願意投資長期,除了還給我們自己乾淨的台灣、乾淨的地球,也給自己健康的身體、健康的生活。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登於今周刊1080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全民運動的最後一哩路


在七月初我很榮幸獲邀參與台灣年度最盛大的體適能大會APEX,分享「家庭運動在台灣的機會與挑戰」,並聆聽多場講座,包括智慧健身房在全球與亞洲的發展、中國健身產業的蓬勃近況,還有如何成立新型態的運動訓練班。

隨著行動網路、穿戴裝置與大數據起飛的新一波典範轉移,網路科技除了創造數位行銷、電子商務與社群媒體之外,健身產業也開始透過偵測裝置、連網平台與演算法來促進運動、提升健康

消費者開始掌握與理解自己的身體狀態與運動能力,也走進虛實整合的體驗經濟與智慧生活。透過線上體適能平台產生的客製化課表,網實交融的健身課程與教練指導,加上便利舒適與全時配戴的智慧裝置,健身運動已經開始走進社區與家庭。

家庭運動與智慧健身將是運動產業最重要的趨勢,是預防醫學、個體化醫療與健康保險真正該推動的治本方案,也是全民運動的最後一哩路。但在台灣,我們的都市計畫法規卻對運動訓練班進入社區有非常多的不合理規範,尤其在使用分區跟營業認定上,仍採用傳統大型健身房或俱樂部的思惟,對於輕器材、重指導的工作室與訓練班極不友善。

運動在台灣,一直被當成休閒、教育、娛樂產業,即便人人都上過體育課,但卻從來沒有培養出長期興趣與正確認知;但在對岸及許多國家,已經被列為國家級產業,因為沒有全面健康的國民、沒有強健專注的身心,就沒有強大的國家競爭力。

台灣目前長期健身人口約50萬人,對照歐美5 -10 % 人口滲透率,至少還有兩到三倍成長空間。當智能健身在許多國家中如同便利商店的開展,獲得風險資本與專業人力的大量投入,我們卻連小型工作室與運動訓練班都無法進入社區,或者只能在灰色地帶方式經營,對消費者的安全保障、對場館經營與教練指導的穩定性、對政府課稅與管理機制的權責而言,是三輸的局面。

其實這不是只有健身產業才遇到的問題,台灣有太多產業都遭遇法規調適遲緩、業者苦無轉機的局面。在產業週期縮短、人類壽命延長的時代,我們再不重視智慧健身產業與預防醫學趨勢,台灣除了在運動產業追不上人家,喪失原有的科技優勢與健身服務業結合契機,連國民體能與健康都將輸在起跑點上。

世大運聖火已經抵台、場地即將就緒,但我們的社區運動與智慧健身,何時才能點燃?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72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9月4日 星期一

學習的理由



讓孩子參與實驗教育、成為體制外教育家長一年半,我們逐漸發現,即便是參與具有規模與多年經驗的共學團體,自學跟實驗對象其實不是孩子,而是全家人。因為從踏出體制的那一刻,這就是一段沒有標準答案、行程與終點都未知的旅程。

當孩子的學習歷程,不再被課本、考試、作業、安親班與補習填滿,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建構孩子的世界觀與價值觀,而不僅僅是如何填滿生活與學習的時間片段。當父母的責任,不再是督促孩子把書讀好、把功課做完、成績弄好,什麼才是學習的最佳方式,什麼才是學習的理由?

八年前的2009年,宜蘭人文中小學的一群八年級生,經過沒有分數與排名、廣泛探索自我的多年學習歷程,卻必須面對基測與人生的重大抉擇,要繼續保持原有專長與興趣,還是為了升學與職業選擇,走回傳統擁抱體制的路?

身為當中的一名學生,當時只有十四歲的楊逸帆,決定拿起攝影機拍攝《不想考基測(後改名為《學習的理由》)》紀錄片,記錄同學朋友們的升學準備過程與心中轉折。

去年有機會觀賞這部影片,隨著片中孩子在準備考試與面對分數時的心態轉變、行為調整,對自己與未來的焦慮、質疑,以及因為個性與家庭背景差異,造成選擇基準點的不同,相較於我們當年在升學路上的單一標準、沒有疑惑,讓我不斷反思,什麼是這個時代,既能塑造自我、培養興趣又能融入群體、銜接職涯的學習模式。

多年後的現在,隨著十二年國教跟實驗教育法上路,體制外學習的路變得寬廣,過往多數落實在小學階段的自學型態,現在已經逐步開展到高中時期;在中產階級價值觀相對保守與傳統、公私立學校競爭激烈的台北市,也出現越來越多的自學家庭、共學團體與實驗教育機構。

無論政府與民間,從公辦民營到群體自學,新型態的教育翻轉與自學模式,也開始攪動體制內的教育思惟。但對於多數人來說,自學與實驗教育還是非常小眾、相對陌生的東西。進入實驗教的機會成本與實際費用,仍然比體制內高出許多。

但無論是否跳出體制,在這個世界變動越來越快、人類壽命越來越長的時代,「自主學習」將不只是孩童階段的能力與經歷,而是我們一輩子要面對的課題。找到學習的理由,是我們能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76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
延伸閱讀: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運動和創業,都是探索個人極限


和海豹特種部隊生活的31天】推薦序。

這是一個瘋狂的故事,無論從什麼角度來閱讀。

讓一名在戰場上出生入死、意志與身材都如鋼鐵的前海豹特種部隊成員,住進紐約中央公園旁的豪宅,伴隨自己三十一天,無論上班、會議、出差、搭乘私人客機、與家人過聖誕節、和同事舉辦年終派對,他都如保鏢般隨侍在側,聽起來非常安全而且讓人羨慕。是吧?

讓我講述另一個版本給你聽。一位前海豹私人教練,在你邀請與同意之下,定下讓你覺得不可思議、遠超過目前極限的鍛鍊方式與目標,例如在一天中完成一千次伏地挺身,穿著五十磅重量背心進行路跑訓練,或者在零下十五度的山路跑步後,把下半身浸入結冰湖面的水中;而且每天的訓練都比前一天嚴苛,無論天候多惡劣、不管時間與地點,海豹就是會帶著你完成。

身為同樣熱愛耐力運動、健身與自我鍛鍊的創業者,讀完這故事,連「同樣」兩個字都說不出口。更遑論作者 Jesse Itzler 是得過艾美獎的前饒舌歌手、數次創業成功、完成十幾場馬拉松,娶了同為成功創業者的美嬌娘,他們的故事就已經教一般人覺得宛如神話。

那為什麼如此一位成功人士要這樣挑戰自己?是為了身體與比賽成績?還是只是無謂地找自己麻煩?跟作者完全不同生活型態與個性的海豹,兩人能順利共處,還是會無法忍受彼此?

為了不打擾各位閱讀的樂趣,答案留給各位追尋。但我可以說說自己的體會。

在歷經五年的路跑與鐵人賽事,並且透過專業教練指導與自主訓練後,這兩年我終於明白,運動與健身不只是為了休閒與健康,更是認識自己的最好方式。過去我為了追求健康而維持運動,但現在我為了享受運動而保持健康。

運動最大的樂趣,在於探索個人的極限,以及一旦適應就必須突破的舒適圈。而運動最大的風險,則在於沒有專業的指導,除了效率低落,受傷更可能引起多重的負面效果。

上面這段話,把運動兩字換成創業,同樣精準;也是我十多年來多次跨越於創業與創投身份之間的領悟。

這也就是為什麼這段三十一天的故事雖然瘋狂、兩位主角都非凡人,但仍深具啟發意義的原因。因為即便成功若此,你永遠都可以挑戰身心與意志的極限。追求卓越而非滿於現狀,就是所有成功者的共同面貌。

延伸閱讀:

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典範轉移下的智慧運動時代


在製造業與服務業都遭遇瓶頸的此時,面對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挑戰,台灣企業過往的優勢與機會,是否還存在?曾經成功轉型或升級的產業經驗,能否帶我們走過這一次谷底?

台灣過去半世紀的長期經濟成就,來自內在因素與外在機遇。從進口替代到科技製造,從加工出口到品牌代工,當年的製造業突飛猛進,優勢來自地緣關係與人口紅利、教育普及。但更大的機會來自典範轉移。

人類史上的重大典範轉移,包括當年印刷術在歐洲造成的文藝復興與宗教革命、蒸氣機與資本主義推動的工業革命、上個世紀末個人電腦與網路普及的數位革命,都是重大技術發明再加上網路效應所推動的結果。

典範轉移會破壞既有經濟模式、產業結構,但也創造大量的生產及消費機會。例如台灣在個人電腦起飛的時代,成就了科技製造業與代工模式,創造大量的經濟價值與工商業機會,但也讓我們習慣了規模經濟與成本思惟

此時,我們正遭遇行動網路與連網裝置造成的物聯網革命,不僅上網人口在十年之內從三億成長到三十億,上網裝置更是上網人口的數倍。來自行動網路、穿戴裝置與智慧環境的大數據,將徹底改變你我的生活方式與產業結構。

伴隨著聯網裝置與數據量的巨幅成長,以及運算及連網成本大幅下降,人工智慧(AI)領域快速起飛,五年前我們才剛進入「行動為先(Mobile First)」的時代,如今我們已經要疾呼「AI為先(AI First)」了。

人工智慧與機器人對產業與經濟的衝擊,不僅止於製造業或交通運輸這些勞力行業,事實上越是依賴數據的行業,例如會計、精算、金融、醫療、保險等,都將遭遇巨大挑戰。過往這些「專家的直覺」來自大量時間投入與專業經驗累積,但可見的未來,連網人工智慧系統將取代許多專家。

反過來說,當人類得以不再被重複性的勞力與腦力工作綑綁時,多數人將要從事哪些工作,或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首先,距離AI全面取代人類的生產與思考能力,還有相當時間,但關鍵是我們把這件事情視為威脅還是改善。唯有理解並預測人類在未來的普遍生活型態與基本需求,才能重新設計社會制度與產業結構。

但無論短時間內制度如何演進,機器會取代就業還是幫助人們把工作做的更好,個人與群體的生活水平、健康意識、教育方式的提升或翻轉,將是各先進國家與重大資源決策者必須投入的長期投資。

此外,人類面對另一個典範轉移是在產業週期快速縮短之際,平均壽命卻不斷延長。因此,預防醫學與個體化醫療將是接下來最重要的產業,而過往被視為休閒、娛樂或教育範疇的運動產業,將逐步與健康甚至醫療產業接軌。

這兩年問世的穿戴裝置與運動設備,都大量整合軟體與硬體功能,記錄運動軌跡與生理訊號。在台灣也已經有保險公司推出穿戴保險,獎勵運動里程或步數達到一定水平的保戶。

運動產業過往被視為製造業與休閒業,但在許多國家已被列為國家級重點行業。除了透過偵測裝置、連網平台與演算法來促進運動、提升健康,對於產品設計、生產製造、服務提供、競賽轉播,也都可以利用物聯網與人工智慧,全面性地提升產業實力與國民參與。

典範轉移下,運動產業會是台灣的機會與還是挑戰,端看我們如何思考與決定。


(圖片來源,本文整理自  MixTaiwan 活動,經編輯後,刊登於工商時報

延伸閱讀:


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用長期思惟,投資孩子的未來


隨著世大運即將在台北開幕,運動再度成為人們關注的話題。但除了觀看比賽、為選手加油,多數民眾參與運動的方式與經驗,除了路跑、騎車、打球、健身外,最多的還是從小到大的體育課。但多數人的體育課回憶,無非就是做操、打球、測驗或準備運動會,不僅沒有學到如何使用身體,甚至對運動產生負面印象。

除了上體育課的我們,有另外一群人,從小因為天賦,進入體育班或成為體保生。若仔細觀察,這些孩子跟國外俱樂部培養的選手,小時候也許差異不大,甚至還常常在中小學階段打敗人家,但為什麼在成年之後卻越差越遠?

也許我們的教練素質跟訓練技術,的確與國外有差距;但沒道理台灣的孩子小時了了,長大了卻一個個崩壞。我認為真正的差異關鍵是培訓制度跟背後觀念,尤其是對於「投資長期」的觀念差異。

我們的教練只在意孩子的現在,在他指導之下能拿多少獎牌;孩子的未來與他無關。但俱樂部栽培的是選手的未來,長期投資為的不是馬上收割而是長期報酬。所以他們會保護選手的未來、累積他們的潛力,而我們只有操爆孩子的現在,濫用他們的天賦。只因為他們的未來,與這些大人的未來無關。

這也是為什麼台灣如今有成就的國際選手,多數都是家長一路栽培提攜,而且不是從小在體育班長大。反而許多體保生或體育班學生,在青少年階段受傷之後,就離開運動領域,甚至這輩子再也不參與運動。

其實揠苗助長的行為一直都在,不僅在體育班或升學班,也在各級科展、學科奧林匹亞或各項學生競賽中。短視近利的思維,也反應在企業只想用即戰力跟爆肝部隊,教育現場習慣作業與考試、卻缺乏長期思考跟思辯能力一般。

缺乏「投資長期」概念的國家制度、社會思維、教育系統,是不可能培養出偉大的選手、創業者跟知識份子的。

那麼怎樣才能發生改變呢?我的答案是,從家庭做起。所有父母都願意投資孩子的未來,但前提是他們要能理解並參與孩子的現在,而非外包交給老師、學校、教練、社團跟補習班。

當然,要改變父母的行為,要從改變工作與生活的型態開始。我之所以投入家庭運動跟實驗教育,就是要讓更多父母參與孩子的現在,投資他們的未來。

(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 1068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