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世界越快,身則慢


現代人總習慣上緊發條、全力衝刺,想加速成功的腳步。但如果有機會把節奏放慢,人生各階段的風景是否會有不同?


【現代化的進程與問題】

以前常聽人說,職業謀殺興趣。但現在我常覺得,職業謀殺的其實是多數人的性命。

為了運動跟創業這兩個主題,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人類的起源跟演化,還有現代化對於我們社會、經濟、文明與個體所造成的進步與傷害

總歸來說,人類因為適應力、資訊力與創造力,產生了不斷進步的文明;也因為社交與協同工作的能力,造就強大的群體力量;再加上以保存能量為出發點而演化出來的惰性,讓我們擁有了方便而現代化的各式工具與生活環境。

到了廿一世紀,人類幾乎已經克服飢荒、戰爭與流行病這過去三大死亡威脅,但是與數萬年演化過程中遭遇的困苦環境相比,現代人過得舒適長壽,卻也因為缺乏運動而越來越衰弱。

數百年來的產業進程由農業、工業到服務業,勞力付出越來越少,勞心程度卻越來越高。每天下班總覺得身心俱疲,但事實上讓你覺得疲累的不是因為身體勞動,而是缺乏活動與刺激。

尤其工業革命後的規模化、標準化思維,讓多數人必須配合企業組織的運作方式,無論通勤或辦公時間,即便站著開會或上班,也無法達到運動效果,長時間坐著工作更是一種慢性謀殺。

【百歲世代與零工經濟】

但即便如此,由於公共衛生與醫藥技術的進步,過往50年,多數已開發國家的人口平均壽命從50歲增加到80歲;有許多學者預言,目前剛跨入中年的我們這個世代,多數人都可以活到百歲。這個現象造成許多社會快速進入高齡化,台灣更是當中最嚴重的一個。

但從技術進步與產業變革的角度來看,我們跟上一個世代面對的是完全不同的速度。長期與全職工作的型態,將被臨時與兼職的方式取代。協同經濟模式(如 Uber, airbnb 等)雖然可以創造許多自雇工作機會,但也會破壞不少傳統勞動機會。

但真正威脅多數人工作的不是移民、臨時工或外包模式,而是自動化跟智慧化的機器。因此,多數人將面對比往常更多挑戰與變動的職涯與人生下半場。

在百歲世代與零工經濟並行的新常態社會,過去我們對高齡跟工作的認知,都將巨幅翻轉。

【運動是最划算的投資與美好的生命形態】

對於已經或即將邁入中年的我們,面對還有四五十年要活的漫長歲月,跟不可知的生活挑戰,近來我突然有所領悟,其實從事運動是最好的策略。

如果我們從35歲開始,進行規律、有效而多元的運動組合。讓肌肉量、心肺能力跟活動度一起提升,身體常保年輕;運動產生的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多巴胺更可以刺激腦部,讓你心智年齡增長;當你年齡來到在40歲,身體卻還保持30歲狀態,但心智已經跟50歲般的成熟。

規律運動、做足份量,表面上讓你少了工作時間,但是卻能健康地投資人生;反過來說,長期超時工作並缺乏運動,身體老化加速,但心智卻停止成長。

把時間快轉到了65歲,長期運動者可能擁有50歲的身體跟80歲的智慧,可以輕鬆從容的享受人生;但30年沒運動的身體將如風中殘燭、行將就木,心智卻非常僵化、容易失智。

面對人類越活越久、環境越變越快的新常態社會,你要選擇長期投資身體跟腦袋,用年輕而有智慧的姿態進行人生的下半場;還是退休之前已經失去享受人生跟保有尊嚴的能力。

這也就是我在人生跨過中場時,選擇運動當作創業主題跟終生志業的原因。隨著我運動的時間越長、知識越多,我越有能力掌握自己的生命節奏,而不用讓職業謀殺我的性命。

創造 Fitmily 這個家庭體適能系統,對我來說,光是贏得自己與家人的健康,就值得了。

即便你做的不是運動這一行,只要開始投資運動這件事,面對節拍加速的未來,把自己的人生節奏放慢,其實會是最好的生存法則。

世界越快,身則慢。而運動會是你最好的節拍器。
---
(圖片來源)延伸閱讀:

2017年3月8日 星期三

大學,是選擇而非必然

高中教育應該是成年準備教育,而非大學的預備教育。大學也許是菁英與學者的搖籃,但高中教育才是一個國家社會是否成熟的重要指標。



近來教育界針對107課綱是否會繼續重蹈「升學領導教學」的覆轍,有許多討論。但我認為現下高中教育的核心問題其實不是該如何銜接大學,而是為什麼要繼續把高中視為「大學的預備教育」。

從十多年來面對學生的經驗,以及觀察千百位創業者的學經歷背景,面對產業快速變化的時空,除了高等教育必須調整,我們也該檢視「高中教育」的目標與意義。

高中原本就是成年準備教育,否則成年標準不該是十八歲而是廿二歲。但在過去三十年,台灣多數人卻不斷把成年心態跟就業時間延後,彷彿學歷越高、在學期間越長就越有競爭力一般。

但事實上,不會留在學界、成為學者的多數人在傳統大學教育型態下所得有限,一輩子所遇到的老師多半只具有學術或教育經歷。即便是學術成就卓越、教學績效斐然的教授,也未必能回答多數學生們對生涯與職涯的疑惑。

老師們的經驗與視野,往往也侷限了學生的未來。偏偏台灣過往的高教體系,向來不鼓勵老師踏出校園擔任產業身份甚至創業,也造成產學脫節日益嚴重,這一直是我們必須面對與處理的比例原則問題。

我這學期回到母校兼課,面對一群優秀的理工大學生與研究生,卻都不知道畢業後何去何從,他們的茫然令人憂心。除了檢討大學教育之外,我們更應該思考國民教育的方向。

在可見的未來,大學的獨特性或許依然存在,但其普遍性將隨著產業變動的加速跟其自身演進的緩慢而消失。尤其在即將大量缺工的台灣,提前就業的需求跟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都必須讓高中成為教育的關鍵時期。

當然,這裡所指涉的高中教育,也未必是傳統的學校型態教育方式,而指的是成年前的最後一個學習階段;包括多元學習或實驗教育,結合跨校修課或在家自學,甚至中學就進入產業實作、創業。

再反過來說,唯有讓高中跟大學各自還原本質,也才能讓大學真正回到它原本該有的學術教育與研究機構的角色。

大學,應該是一種選擇,而非一種必然。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55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鍛鍊自己,你將穿越同溫層



如果「黑天鵝」是二○一六年最具影響力的關鍵字,那麼「同溫層」值得名列第二。

以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為例,傳統媒體與意見領袖的預測失靈,幾乎都歸因於「同溫層現象」;而在台灣引起觀點對立的「婚姻平權」、「一例一休」等議題,多數人也可以感受到「同溫層」的威力。

事實上,同溫層在人類社會一直都在,那為何如今才發威呢?

我把同溫層定義為「認知的舒適圈」或「對某些事情有相同認知的社群」。它來自人類的資訊交換行為與情感支持需要,既是社交行為的核心,也是認知建構的基礎。

最原始的同溫層是家庭、部落、宗教組織,晚近則多了學校與企業,多數人對自我與世界的認知,對內容與媒體的選擇偏好,都在這些地方養成,即使離開後也深受同儕的影響。

但隨著指數型成長的數位時代來臨,人們的認知與資訊來源不再受上述組織與傳統媒體壟斷,實體同溫層逐漸崩解;線上論壇與社群網站成了這個時代的「數位同溫層」。

雖然大數據與演算法讓每個人的臉書首頁與谷歌搜尋結果都不一樣,但即使遠離傳統媒體與實體同溫層,我們依然被數位同溫層影響,其認知制約效應與同儕回聲現象,比實體同溫層更強大、更讓人舒適

這就是黑天鵝事件與同溫層現象相倚並存的原因。媒體、政商精英或觀點互異的一般人,多數人都無法穿越所屬同溫層,各執成見而難窺大局。

在這個社群更分眾的新同溫時代,要綜觀全貌、洞燭機先,必須擁有「批判性思惟」及「逆溫層能力」;也就是認識自己和世界的新方式與多元資訊來源。遠離網路、關上臉書的確可以跳出數位同溫層,但也可能讓你重回實體同溫層的懷抱。

重點不是遠離數位資訊,而是如何重塑認知、改變生活、打破認知舒適圈。

提升自我的方法其實一直都在,就是運動與閱讀,也就是修身養性。透過身體與心智的鍛鍊,我們將得到形體與意志的自由,擺脫演算法制約,穿越虛實同溫層,擁有更宏觀的視野與超然的認知。

(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51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在規矩與不規矩之間


由一張小一測驗卷引發的新聞事件,不禁讓我思索,教育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試題裡孩子徒手努力把線劃直、把圓排好,卻因為沒有使用尺規而被扣分;媽媽在家長社群被群起質疑,同為家長的我深感憤怒而轉貼批判。事後除了深自檢討措辭與情緒之外,我更希望能完整陳述想法,期待拋磚引玉、引發正向討論。

身為一個連貼春聯都用尺丈量、用水平儀校正的工具狂,我一向追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為什麼會對老師要求「用尺畫線連連看」這麼跳腳?

因為我反對的不是用尺畫線,而是反對「不用尺連連看被扣分」。因為比起使用工具的「規矩」,我更在意「不規矩」的「自由」。

「連連看」檢視的是認知能力,答案正確就該得分。要求用尺畫線固然是美意,但目的不就是將線畫直,如果孩子已能徒手畫直線,老師是否該給予鼓勵讚美而非懲罰?「扣分」即便不是懲罰但也絕非鼓勵,而分數又該代表什麼?

我認為,分數正是教育現場的尺規,該是工具而非目的。

如果理解每個孩子都是獨立個體,學習就不該是沿著直尺的定速前進,而讓孩子各自發展不同曲率、不同速度的點線面。把人當作機器,壓抑熱情與樂趣,對師生都採用單一標準的考核與評分系統,才是台灣教育現場的最大危機。

而多數支持老師扣分的家長,認為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沒有秩序何以教學。工業化的教育思維與班級管理,固然讓台灣擁有素質整齊的製造業人力,但也讓許多人從小就失去了做自己的勇氣。

現行國教體制實行數十年,原本就是變革下的產物,為何不能繼續改革?我們正面臨人類史上變動最劇烈的時代,除了要求孩子循規蹈矩,難道不該教他們認識自己與挑戰框架的能力

當然,溝通永遠是必要的。我自己也不斷學習,在各種身份之間透過溝通建立共識,創造多贏。而自我成長的關鍵,就是不怕犯錯,與勇於認錯。

告別黑天鵝不斷出現的2016年,這個世界只會越來越難以預測。在規矩與不規矩之間,我們該選擇已然消黯的舊有秩序,還是充滿可能的自由心靈?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46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2016年12月15日 星期四

被科技解放的人類,在運動中找到純粹


十年前,當我們談到運動,主題多半是得分與勝負。大部分人腦海中浮現的,應該是籃棒排羽網桌等球類運動,或者奧運、亞運場上的各種運動競技項目。

曾幾何時,個人運動成為主流。耐力運動、肌力訓練、個人教練形成一股風潮。單車、路跑、鐵人出現在你我身邊,甚至讀者您本身就從事這些運動。

台灣已有超過百萬的耐力運動人口,跟將近百萬的健身房會員。雖然離歐美 5 ~ 10 % 的健身人口還有進步空間,但是台灣的運動產業規模,過去幾年的確有了明顯成長。

研究報告指出,台灣運動服務業營收規模由 2011 年的 143.4 億元,上升至 2015 年的 188.7 億元,預估 2016 年將會達到 206.6 億元。其中,「健身中心、健康俱樂部」類的營業額,更是由 2011 年的 21.3 億增加至 2015 年的 51.6 億,成長率高達 142.3 %。

許多人也從賽事的旁觀者,成為規律運動的實踐者,甚至是經常上場的熱愛者。過去四年國內耐力賽事(馬拉松、路跑、鐵人、越野)場次,從一年不到 200 場增加到將近 500 場

那麼為何近年運動產業會有如此巨大的改變呢?

人才與技術提昇,驅動運動產業改變

運動產業近年在台灣的高速成長,除了因為消費型態的轉變、人口結構轉型,更重要的是人才面與技術面的同步成長,以及行動網路與社群媒體對於運動瘋潮的推波助瀾。

從人才的角度切入,現在台灣有 82 個運動與休閒管理相關系所,加上體育專業相關系所就超過 100 個。產業人才的供給不虞匱乏。

一般大眾的運動知識也在提昇中。運動生理學、心理學、社會學、行銷學等知識,一方面隨著職業運動與國際競賽的白熱化而加速累積,另一方面隨著耐力運動與體適能觀念的普及而擴散。從專業的運動員與教練社群,一直到運動產品製造業與運動服務業,都更加了解運動相關知識。

而從科技的的角度切入,半導體產業過去 50 年遵循摩爾定律,讓上網人口成長 10 倍,出現超過 15 億人使用的全球級社群媒體 Facebook,與普及的穿戴裝置。這讓運動風潮更加擴散。

除了上述人才與科技的增加,長期來說,運動產業的典範轉移,是因為人們藉著科技,開始從舊社會型態的限制中解脫,轉為追求生命的本質,特別是運動的樂趣。

「現代化生活」的結構問題
我們熟悉的現代化生活,已經成為「效率至上」的生活。《物聯網革命》一書中指出,人類數百年來的工作與生活方式,發展出現代的三大特徵:工業化、自動化、數位化。而共同的結果就是人類不斷追求效率。彷彿把時間與空間壓縮到最短,人類的煩惱與問題就通通會解決一般。

例如工業化帶來的鐵路交通、機械工廠與都市景觀,石化產業推動的汽車通勤、塑膠時代、城郊生活,還有資訊技術造就的行動網路、內容爆炸、產消合一,都讓我們越來越習慣,甚至依賴高速、便利的生活型態。

可是,為了追求效率,我們的飲食被食品工業與餐廳主導,移動方式被交通工具與工作模式決定,我們也將健康外包給醫院或健保。此外,工業化、規模化與全球化的追求,讓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沒有機會選擇學習、工作,與居住方式。

長壽卻不健康
另一個現代社會面臨的嚴重問題,是長壽現象。在二次大戰之前,多數國家的平均年齡很少超過 50 歲。因此退休年齡訂在 65 歲,是因為多數人其實活不到這個年紀。

但經過戰後 50 年的文明發展,尤其在公共衛生、醫藥技術的快速進步下,多數已開發國家的平均壽命都來到接近 80 歲。

也因此,戰後嬰兒潮世代(目前大約 60 - 70 歲)將比上一個世代平均多活 25 年以上。這多出來的 25 年,卻有一半都必須退休。這不但浪費了他們的生產力,而且社會必須耗費財務與社會資源在照料這個世代。

長壽是好事,但大規模的長壽人口卻是人類從來沒有面對過的困境。光是醫療與長照資源的短缺,加上世代之間競爭資源與權力,就是各國遲早都會面對的問題。

就算是只看目前逐漸步入中年的 X 世代(1970 ~ 1980 出生),他們雖然目前看來相對健康,但是由於習慣自動化與資訊化的生活,身體狀況其實比父母輩當年更差。這是因為現代生活造成了運動不足、吃食品工業產品、工作時間更長、忍受高大的生活壓力等因素。

黎明之前,總是特別黑暗。

科技解放了人的困境
這是個最糟的時代,也是個最好的時代。人類因為科技發展,而面對史上最嚴峻的人口與結構壓力;卻也將因為科技,不再受制於為資本、企業、特定組織工作的命運。

正如同當年的蒸氣機與火車取代了人力與動物;現在重複性、勞力性甚至知識性的工作,也將在未來十到三十年之間,被智慧化機器取代。

此外,有了大數據,人類即將進入預防性與個體化醫學的年代。醫療資源投入的領域,將逐步從診斷與治療,改為預防與追蹤。新一代健康產業的核心技術,將是行動網路、穿戴裝置與人工智慧。運動科學也將與家庭醫學、預防醫學的領域重疊。

零邊際成本驅動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將改變教育、工作與生活型態,重新釋放人的本質。

解放的人類,將回歸本質、創造樂趣

人的本質是為自己學習、適應時空變動、並在當中創造各種可能性。而在我來看,生命的最高境界,就是追求樂趣。

當一個人可以不斷地創造樂趣,他將不會喪失對生命的熱情。而運動,就是符合生物本質,既有重複性(基礎動作)與變異性(個人天賦),又有適應性(身體狀態與環境變化)與創造性(樂趣與價值)的一件事。

運動不僅是鍛鍊體能、發展身體的方法,更是創造樂趣、提升生命的基礎方式。另外在規律運動中,人可以鍛鍊自己的意志控制,探索個人本質。

現代化生活雖然摧毀了我們對身體的直覺與本能,但透過科技,人類將能重拾運動與健康。除了運動之外,飲食與作息、學習與工作也都可以運用科技改變。

從我個人投身運動的經驗來看,消費者真正缺的不是技術與裝備,而是空間與時間。隨著穿戴裝置、互動場地甚至運動機器人的出現,消費者將有更多元而彈性的運動方式。差異化與個性化的產品也將出現。

相較於成人市場著重健康、提升工作力與休閒放鬆,兒童市場則聚焦在運動能力與習慣養成,並培養獨立能力與良好生活方式

運動不僅為了健康,更是為了自由

總結來說,人類雖然面臨史上最嚴峻的世代衝突危機,但也將見到全面釋放身體與心靈的新時代出現。

透過科技的輔助,運動將不再只是競賽與訓練,而是賦予人們理解自己、鍛鍊身心、創造適應力與自制力的方式。

此外,運動將廣泛與食衣住行育樂結合,一同創造更有樂趣的生活。在可見的未來,運動也將不再是無聊、痛苦與汗水,而是創新、樂趣與成就的來源。

米開朗基羅曾說:『我不是在雕刻,只是把困在石頭裡的大衛釋放出來。』運動也一樣。我們每個人的身體裡都住著完美而健康的自己,只看你是否願意透過運動將他或她釋放出來。

(圖片來源;本文同步刊登於有物報告 2016/12/15 策略長文

延伸閱讀:

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野放迴游才是育才的出路



熟悉矽谷的讀者一定發現,千禧年至今矽谷台灣人年齡分佈漸趨兩極,在35到45歲之間有明顯的斷層存在。矽谷與台灣科技產業發展關連密切,無論是當年創投模式的引入複製,多年來技術與人才的連結,或者供應鏈的上下游關係。矽谷除了是全球科技產業的指標,更是台灣科技人才的搖籃,世代斷層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早年台灣理工人才由於本土環境較差,因此出國深造並在當地就業成家,幾乎是普遍選擇;也有不少人後來返台,參與台灣的產業與學術發展。到了90年代,科技製造業起飛,人才需求強烈,在經濟部、科技部與國防部共同推動下,國防役(現在改為研發替代役)型態改變,役期由六年縮為四年並可在民間單位服役、薪資福利比照一般員工,因此吸引非常多的理工男性博碩士投入。

過往一流理工科系學生畢業後幾乎全班出國,但從1998年開始,一半以上湧入各大科學園區就業。直到2009年分紅費用化開始實施,加上產業成長趨緩,過去五年才又開始有許多年輕人開始出國留學與就業。

過往幾年造訪四大洲,常跟旅居當地的台灣人交流,無論處於求學、就業、成家階段,多半心繫台灣,也都有回來貢獻的想法。這些海外遊子,總讓我想起迴游千里而後回家的鮭魚。

在魚類中,大西洋鮭魚雖然不是最凶猛或最大型的物種,但從溪流出生後歷經大江大海再回到出生地產卵的迴游習性,演化出最強的適應能力與身體素質。而在台灣高山溪流被譽為國寶的櫻花鉤吻鮭,反而因陸地上升阻絕迴游之路,而演化成為陸封型鮭魚,寄見證了台灣與大陸的陸緣關係,也成為演化上的弱勢物種。

早年台灣除了歸國學人,一卡皮箱闖天下的台商也開創了貿易與製造機會,並培養了寬闊的國際觀與生活經驗。反觀四十世代普偏沒有出國,雖然對產業貢獻卓著、但也普遍缺少野放與迴游的經歷。

小國島民的機會必然在海外,若我們不再支持新生代出海歷練,他們將變成產業生態系的陸封型櫻花鉤吻鮭。所幸這幾年已經開始有一些資源投入,例如今年初的美國野生創業計畫

與其期待產學資源投入新創企業,不如栽培青年人才野放迴游。或許有人會擔憂出去了就不會回來。但我反而認為出去才能理解台灣的美好與不足。畢竟回不來的本來就不該綁住,回得來的更該早早出去才能帶著經歷回來。


(圖案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42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

運動要從家庭開始

走在台北的大街小巷,你會發現有越來越多的室內運動空間出現,從健身房、舞蹈教室到許多兒童場地。感覺已有不少人投入在自己與孩子的運動上,那為什麼我還選擇進入這個看似擁擠的市場?


其實我自己就是這樣的消費者。多年來帶著孩子上課、忙於接送陪伴之外,還另外找時間上健身房並請教練指導,再安排時間路跑、騎車跟游泳。

我算是相對幸運的族群。許多父母在接送陪伴小孩之餘,早已忙到沒有力氣時間運動,為什麼沒有一個方式,讓家庭成員在同個時段、同個地點都得到各自的運動需求與體驗?

這幾年台灣的運動服務業蓬勃發展,產業規模在五年之內翻倍,但還沒有出現理想的家庭服務。即便在運動中心或社區教室內可能有成人與兒童的課程,但空間與流程並非針對家庭需求;頂級俱樂部或有家庭式服務,卻又只有少數人能消費得起。

無論從教育理論或自身經驗,孩子的行為與習慣,向來不是聽父母怎麼說,而是看父母怎麼做。唯有以家庭為單位,孩子才能養成長期的運動規律跟健康意識。

此外,在普遍都市化的台灣,兒童的運動時間與空間日益減少,再加上數位產品普及、使用年齡下降,孩子們的專注力不足問題這幾年越來越嚴重。先不論學習障礙的發生率不斷上升,即便是正常活潑的孩童,相較與五年前的同齡學生,學習成果也都普遍下降。

其實這都跟我們對於兒童運動與家庭生活的想像及實踐有關。這兩年台灣出現不少兒童智慧錶,多半強調定位與遊戲功能,滿足了父母的安全感跟兒童的新鮮感,卻因過於耗電而不實用。反觀近期Garmin推出的兒童智能錶 vívofit jr.,主打運動記錄、時間提醒、成就激勵,把孩子當成獨立個體跟家庭好幫手,才能真的養成孩子的好習慣。

這也就是東西方的教養差異。傳統上我們總認為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但運動不僅是頸部以下的事情,更是頸部以上的事情。回想我人生重要的幾個關口,其實都是靠規律作息跟充足運動,才培養出上場的抗壓性跟適應力。

以家庭為單位,透過父母身教與全家一起運動,創造更多有能力改變自己的父母與孩子,這才是我要推動家庭運動與親子體適能的原因。

(本文經編輯後,刊登於今周刊1038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