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用長期思惟,投資孩子的未來


隨著世大運即將在台北開幕,運動再度成為人們關注的話題。但除了觀看比賽、為選手加油,多數民眾參與運動的方式與經驗,除了路跑、騎車、打球、健身外,最多的還是從小到大的體育課。但多數人的體育課回憶,無非就是做操、打球、測驗或準備運動會,不僅沒有學到如何使用身體,甚至對運動產生負面印象。

除了上體育課的我們,有另外一群人,從小因為天賦,進入體育班或成為體保生。若仔細觀察,這些孩子跟國外俱樂部培養的選手,小時候也許差異不大,甚至還常常在中小學階段打敗人家,但為什麼在成年之後卻越差越遠?

也許我們的教練素質跟訓練技術,的確與國外有差距;但沒道理台灣的孩子小時了了,長大了卻一個個崩壞。我認為真正的差異關鍵是培訓制度跟背後觀念,尤其是對於「投資長期」的觀念差異。

我們的教練只在意孩子的現在,在他指導之下能拿多少獎牌;孩子的未來與他無關。但俱樂部栽培的是選手的未來,長期投資為的不是馬上收割而是長期報酬。所以他們會保護選手的未來、累積他們的潛力,而我們只有操爆孩子的現在,濫用他們的天賦。只因為他們的未來,與這些大人的未來無關。

這也是為什麼台灣如今有成就的國際選手,多數都是家長一路栽培提攜,而且不是從小在體育班長大。反而許多體保生或體育班學生,在青少年階段受傷之後,就離開運動領域,甚至這輩子再也不參與運動。

其實揠苗助長的行為一直都在,不僅在體育班或升學班,也在各級科展、學科奧林匹亞或各項學生競賽中。短視近利的思維,也反應在企業只想用即戰力跟爆肝部隊,教育現場習慣作業與考試、卻缺乏長期思考跟思辯能力一般。

缺乏「投資長期」概念的國家制度、社會思維、教育系統,是不可能培養出偉大的選手、創業者跟知識份子的。

那麼怎樣才能發生改變呢?我的答案是,從家庭做起。所有父母都願意投資孩子的未來,但前提是他們要能理解並參與孩子的現在,而非外包交給老師、學校、教練、社團跟補習班。

當然,要改變父母的行為,要從改變工作與生活的型態開始。我之所以投入家庭運動跟實驗教育,就是要讓更多父母參與孩子的現在,投資他們的未來。

(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 1068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我們該給孩子什麼能力?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父母,我們本身可說是非常幸運的世代,卻也是極端焦慮的世代。在面對指數型成長的知識經濟時代,到底我們該給孩子哪些能力?

回首過往百年,人類對於能量、物質與生命現象,有了嶄新的掌握與應用能力。潔淨的能源、發達的醫療、先進的生產工具、高速的通訊與計算機器,也造就了我們所熟悉的科技工業與網路經濟。

但與此同時,前所未有的人口數量與資訊成長,加上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挑戰,我們如同處於當年的工業革命前夕,可以預期新一波產業變革即將到來,卻無法猜測二十年、甚至十年後,我們孩子成年之後的世界樣貌。

人類能夠不斷進步,靠的是認知提升與協同創作的能力。觀察至今最偉大的國家、企業、或是高速成長中的新創公司,都具備相似的特質,也就是打造廣納開放而正向競爭的制度,讓個體與總體競爭力都能隨著體系成長。

這也就是為什麼台灣高喊產業轉型多年,卻只能原地踏步的原因。過往政治氛圍、教育制度與產業形態讓多數人習慣服從、被動、由上而下的態度,雖造就了製造業時期的勞動價值快速成長,卻也阻礙了集體創作與主動學習的可能性。

幸好,台灣正經歷社會轉型與資訊開放的過程,雖然有許多制度與習慣待打破,但磚牆已倒、曙光漸露。對千禧世代而言,最重要的能力是主動學習、從做中學,在挫折中累積認知提升的經驗與速度,在競合中找到協同創作的靈感與成就。

但除了與世界接軌、與團隊協作之外,跟自己的身心靈對話,也極為重要。透過運動鍛鍊身心、培養規律,感受身體與環境對話,是最基本的方式。

也就是說,在這個奇點降臨的時代,我們該給孩子們的是「認識世界與感受自己的能力」,還有「突破框架與挑戰自己的勇氣」。

因此,這個暑假,我們嘗試結合自然科學、工程科技、運動課程與生態教育,透過團隊創作、自我探索、從做中學,給孩子多一些可能性。

歡迎認識親子動跟奇點創意、蝌蚪池塘及 Garmin 共同舉辦的「科學生活夏令營」,給孩子認識世界跟挑戰自己的機會!

---
延伸閱讀: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運動,是給孩子最好的投資



經過半年籌備,親子動這個月開始試營運。許多朋友問我,為什麼從網路科技產業轉而投入家庭運動領域,我的答案是:「因為運動教我認識自己,適應環境;更是給孩子最好的投資。」

許多人會質疑,現代生活如此便利,壽命又逐漸延長,為什麼人還要運動呢?事實上,正因為現代化生活讓我們運動不足,醫藥進步只是讓人延壽,卻無法真正維持健康。

從演化的觀點,現代人類的身體其實「適應」大量運動。在演化歷程與遷徙過程中,運動一直是重要能力。許多研究顯示,人類始祖每天得跋涉八到十公里才得以溫飽,約莫就是一萬步。演化讓人人都擁有日行萬步的能力,但百年來人們越走越少,運動能力也越來越差

而且即便在城市裡步行萬步,跟在野外移動八到十公里,也完全是兩回事。日行萬步只是基礎,我們的肌肉與心肺功能、身體的協調、平衡、柔軟度等都必須同步提升,才能是真正的健康。

再從演化觀點來看,如果兩群人類始祖,一群可以因為運動而促進大腦發展、身心提升、適應環境,另一群沒有這樣的能力,哪一群會得到天擇的青睞?

很顯然的,從人類適應了這個地球上多數的環境,遷徙了最長的距離來看,應該是前者,也就是運動不僅是肌肉與骨骼的活動,更是大腦與心智發育的關鍵。

不說別的,光讓孩子們在草地上自在奔跑,那種自然的快樂,已經說明演化留在人類身體與基因裡、讓運動能創造正向情緒的連結

除了腦力,運動對體力、專注力、適應力的促進,也一直為人所知。許多孩子在學習上的狀況,其實未必是智力因素,透過運動其實可以提高學習效率。

因此,無論父母或孩子投資時間在運動上,表面上佔據了片段時間,但透過有效、有感、有趣的運動型態,不僅可以提升體力,更可以提升工作與學習效率,並且認識自己,適應環境。

把運動當一回事,我們都將成為更好的自己。

(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60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世界越快,身則慢


現代人總習慣上緊發條、全力衝刺,想加速成功的腳步。但如果有機會把節奏放慢,人生各階段的風景是否會有不同?


【現代化的進程與問題】

以前常聽人說,職業謀殺興趣。但現在我常覺得,職業謀殺的其實是多數人的性命。

為了運動跟創業這兩個主題,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人類的起源跟演化,還有現代化對於我們社會、經濟、文明與個體所造成的進步與傷害

總歸來說,人類因為適應力、資訊力與創造力,產生了不斷進步的文明;也因為社交與協同工作的能力,造就強大的群體力量;再加上以保存能量為出發點而演化出來的惰性,讓我們擁有了方便而現代化的各式工具與生活環境。

到了廿一世紀,人類幾乎已經克服飢荒、戰爭與流行病這過去三大死亡威脅,但是與數萬年演化過程中遭遇的困苦環境相比,現代人過得舒適長壽,卻也因為缺乏運動而越來越衰弱。

數百年來的產業進程由農業、工業到服務業,勞力付出越來越少,勞心程度卻越來越高。每天下班總覺得身心俱疲,但事實上讓你覺得疲累的不是因為身體勞動,而是缺乏活動與刺激。

尤其工業革命後的規模化、標準化思維,讓多數人必須配合企業組織的運作方式,無論通勤或辦公時間,即便站著開會或上班,也無法達到運動效果,長時間坐著工作更是一種慢性謀殺。

【百歲世代與零工經濟】

但即便如此,由於公共衛生與醫藥技術的進步,過往50年,多數已開發國家的人口平均壽命從50歲增加到80歲;有許多學者預言,目前剛跨入中年的我們這個世代,多數人都可以活到百歲。這個現象造成許多社會快速進入高齡化,台灣更是當中最嚴重的一個。

但從技術進步與產業變革的角度來看,我們跟上一個世代面對的是完全不同的速度。長期與全職工作的型態,將被臨時與兼職的方式取代。協同經濟模式(如 Uber, airbnb 等)雖然可以創造許多自雇工作機會,但也會破壞不少傳統勞動機會。

但真正威脅多數人工作的不是移民、臨時工或外包模式,而是自動化跟智慧化的機器。因此,多數人將面對比往常更多挑戰與變動的職涯與人生下半場。

在百歲世代與零工經濟並行的新常態社會,過去我們對高齡跟工作的認知,都將巨幅翻轉。

【運動是最划算的投資與美好的生命形態】

對於已經或即將邁入中年的我們,面對還有四五十年要活的漫長歲月,跟不可知的生活挑戰,近來我突然有所領悟,其實從事運動是最好的策略。

如果我們從35歲開始,進行規律、有效而多元的運動組合。讓肌肉量、心肺能力跟活動度一起提升,身體常保年輕;運動產生的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多巴胺更可以刺激腦部,讓你心智年齡增長;當你年齡來到在40歲,身體卻還保持30歲狀態,但心智已經跟50歲般的成熟。

規律運動、做足份量,表面上讓你少了工作時間,但是卻能健康地投資人生;反過來說,長期超時工作並缺乏運動,身體老化加速,但心智卻停止成長。

把時間快轉到了65歲,長期運動者可能擁有50歲的身體跟80歲的智慧,可以輕鬆從容的享受人生;但30年沒運動的身體將如風中殘燭、行將就木,心智卻非常僵化、容易失智。

面對人類越活越久、環境越變越快的新常態社會,你要選擇長期投資身體跟腦袋,用年輕而有智慧的姿態進行人生的下半場;還是退休之前已經失去享受人生跟保有尊嚴的能力。

這也就是我在人生跨過中場時,選擇運動當作創業主題跟終生志業的原因。隨著我運動的時間越長、知識越多,我越有能力掌握自己的生命節奏,而不用讓職業謀殺我的性命。

創造 Fitmily 這個家庭體適能系統,對我來說,光是贏得自己與家人的健康,就值得了。

即便你做的不是運動這一行,只要開始投資運動這件事,面對節拍加速的未來,把自己的人生節奏放慢,其實會是最好的生存法則。

世界越快,身則慢。而運動會是你最好的節拍器。
---
(圖片來源)延伸閱讀:

2017年3月8日 星期三

大學,是選擇而非必然

高中教育應該是成年準備教育,而非大學的預備教育。大學也許是菁英與學者的搖籃,但高中教育才是一個國家社會是否成熟的重要指標。



近來教育界針對107課綱是否會繼續重蹈「升學領導教學」的覆轍,有許多討論。但我認為現下高中教育的核心問題其實不是該如何銜接大學,而是為什麼要繼續把高中視為「大學的預備教育」。

從十多年來面對學生的經驗,以及觀察千百位創業者的學經歷背景,面對產業快速變化的時空,除了高等教育必須調整,我們也該檢視「高中教育」的目標與意義。

高中原本就是成年準備教育,否則成年標準不該是十八歲而是廿二歲。但在過去三十年,台灣多數人卻不斷把成年心態跟就業時間延後,彷彿學歷越高、在學期間越長就越有競爭力一般。

但事實上,不會留在學界、成為學者的多數人在傳統大學教育型態下所得有限,一輩子所遇到的老師多半只具有學術或教育經歷。即便是學術成就卓越、教學績效斐然的教授,也未必能回答多數學生們對生涯與職涯的疑惑。

老師們的經驗與視野,往往也侷限了學生的未來。偏偏台灣過往的高教體系,向來不鼓勵老師踏出校園擔任產業身份甚至創業,也造成產學脫節日益嚴重,這一直是我們必須面對與處理的比例原則問題。

我這學期回到母校兼課,面對一群優秀的理工大學生與研究生,卻都不知道畢業後何去何從,他們的茫然令人憂心。除了檢討大學教育之外,我們更應該思考國民教育的方向。

在可見的未來,大學的獨特性或許依然存在,但其普遍性將隨著產業變動的加速跟其自身演進的緩慢而消失。尤其在即將大量缺工的台灣,提前就業的需求跟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都必須讓高中成為教育的關鍵時期。

當然,這裡所指涉的高中教育,也未必是傳統的學校型態教育方式,而指的是成年前的最後一個學習階段;包括多元學習或實驗教育,結合跨校修課或在家自學,甚至中學就進入產業實作、創業。

再反過來說,唯有讓高中跟大學各自還原本質,也才能讓大學真正回到它原本該有的學術教育與研究機構的角色。

大學,應該是一種選擇,而非一種必然。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55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鍛鍊自己,你將穿越同溫層



如果「黑天鵝」是二○一六年最具影響力的關鍵字,那麼「同溫層」值得名列第二。

以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為例,傳統媒體與意見領袖的預測失靈,幾乎都歸因於「同溫層現象」;而在台灣引起觀點對立的「婚姻平權」、「一例一休」等議題,多數人也可以感受到「同溫層」的威力。

事實上,同溫層在人類社會一直都在,那為何如今才發威呢?

我把同溫層定義為「認知的舒適圈」或「對某些事情有相同認知的社群」。它來自人類的資訊交換行為與情感支持需要,既是社交行為的核心,也是認知建構的基礎。

最原始的同溫層是家庭、部落、宗教組織,晚近則多了學校與企業,多數人對自我與世界的認知,對內容與媒體的選擇偏好,都在這些地方養成,即使離開後也深受同儕的影響。

但隨著指數型成長的數位時代來臨,人們的認知與資訊來源不再受上述組織與傳統媒體壟斷,實體同溫層逐漸崩解;線上論壇與社群網站成了這個時代的「數位同溫層」。

雖然大數據與演算法讓每個人的臉書首頁與谷歌搜尋結果都不一樣,但即使遠離傳統媒體與實體同溫層,我們依然被數位同溫層影響,其認知制約效應與同儕回聲現象,比實體同溫層更強大、更讓人舒適

這就是黑天鵝事件與同溫層現象相倚並存的原因。媒體、政商精英或觀點互異的一般人,多數人都無法穿越所屬同溫層,各執成見而難窺大局。

在這個社群更分眾的新同溫時代,要綜觀全貌、洞燭機先,必須擁有「批判性思惟」及「逆溫層能力」;也就是認識自己和世界的新方式與多元資訊來源。遠離網路、關上臉書的確可以跳出數位同溫層,但也可能讓你重回實體同溫層的懷抱。

重點不是遠離數位資訊,而是如何重塑認知、改變生活、打破認知舒適圈。

提升自我的方法其實一直都在,就是運動與閱讀,也就是修身養性。透過身體與心智的鍛鍊,我們將得到形體與意志的自由,擺脫演算法制約,穿越虛實同溫層,擁有更宏觀的視野與超然的認知。

(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51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在規矩與不規矩之間


由一張小一測驗卷引發的新聞事件,不禁讓我思索,教育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試題裡孩子徒手努力把線劃直、把圓排好,卻因為沒有使用尺規而被扣分;媽媽在家長社群被群起質疑,同為家長的我深感憤怒而轉貼批判。事後除了深自檢討措辭與情緒之外,我更希望能完整陳述想法,期待拋磚引玉、引發正向討論。

身為一個連貼春聯都用尺丈量、用水平儀校正的工具狂,我一向追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為什麼會對老師要求「用尺畫線連連看」這麼跳腳?

因為我反對的不是用尺畫線,而是反對「不用尺連連看被扣分」。因為比起使用工具的「規矩」,我更在意「不規矩」的「自由」。

「連連看」檢視的是認知能力,答案正確就該得分。要求用尺畫線固然是美意,但目的不就是將線畫直,如果孩子已能徒手畫直線,老師是否該給予鼓勵讚美而非懲罰?「扣分」即便不是懲罰但也絕非鼓勵,而分數又該代表什麼?

我認為,分數正是教育現場的尺規,該是工具而非目的。

如果理解每個孩子都是獨立個體,學習就不該是沿著直尺的定速前進,而讓孩子各自發展不同曲率、不同速度的點線面。把人當作機器,壓抑熱情與樂趣,對師生都採用單一標準的考核與評分系統,才是台灣教育現場的最大危機。

而多數支持老師扣分的家長,認為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沒有秩序何以教學。工業化的教育思維與班級管理,固然讓台灣擁有素質整齊的製造業人力,但也讓許多人從小就失去了做自己的勇氣。

現行國教體制實行數十年,原本就是變革下的產物,為何不能繼續改革?我們正面臨人類史上變動最劇烈的時代,除了要求孩子循規蹈矩,難道不該教他們認識自己與挑戰框架的能力

當然,溝通永遠是必要的。我自己也不斷學習,在各種身份之間透過溝通建立共識,創造多贏。而自我成長的關鍵,就是不怕犯錯,與勇於認錯。

告別黑天鵝不斷出現的2016年,這個世界只會越來越難以預測。在規矩與不規矩之間,我們該選擇已然消黯的舊有秩序,還是充滿可能的自由心靈?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46期【不規矩報告】專欄